当前位置: 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杨家将真的有“十二寡妇征西”故事吗?_人文频道_东方

发布日期:2020-07-26 06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杨门女将中最为悲壮、惨烈的事迹莫过于十二寡妇征西了。

杨家将的真实故事,主要是讲杨业、杨延昭、杨文广祖孙三代抗敌卫国的英雄事迹。《宋史》记载,杨业在陈家谷受伤被俘,“其子延玉亦没”,杨业则绝食三日而死,以身殉国,当时若其妻皆在,则杨家不幸添两位寡妇无疑。但延昭、文广既不是战死,亦非早夭,其妻说不上守寡。

又据《宋史?杨业传》载,杨业有八子,有名者七人,但除延昭、延玉之外,皆事迹不显,更不知其生卒和内眷情况。

南宋话本中始见《五郎为僧》,知有五郎故事流传,其他五子故事仍未得见。但《五郎为僧》却给人留下夫妻分离的想象空间。

到了《杨家府演义》中,称杨业有七子,事迹俱显,但在故事开篇不久,从来不显事迹的其他五子,或战死,或遇害,或亡匿,一闪即逝,仍只留下五郎和六郎。六郎之后,虽有宗保、文广、怀玉等代代相传,但作为杨家男将却给人凋零之感。且不论这种创作思路是自觉的还是不自觉的,其效果却使“寡妇”二字凸显出来,进一步为女将故事提供了创作余地。但小说并没有写第二代杨家寡妇之故事,而是在末卷方出现十二寡妇,她们分别是杨宣娘、满堂春、邹夫人、孟四嫂、董夫人、周氏女、杨秋菊、耿氏女、马夫人、白夫人、刘八姐、殷九娘,多是杨文广的姐妹和儿女辈。虽然小说没有逐一交待她们的丈夫,却更增加了杨家一门英烈的悲壮之感。

但《北宋志传》中的十二寡妇却与《杨家府演义》中不同,不仅姓名有很大出入,而且都是杨延昭一辈及下一辈人。在《杨家府演义》中十二寡妇征西营救的是杨文广,当时他已经五十多岁,而在《北宋志传》中,十二寡妇征西营救的却是杨宗保,而杨文广当时才十五岁。有学者据此认为,这正说明十二寡妇的故事是旧有的情节之一,所以两本杨家将小说的编写者都采用来作为压轴的高潮。

那么,为什么会有“十二寡妇征西”故事呢?

在两宋时期、宋代举行社火时,鼓乐齐鸣,歌舞杂戏并举,是民间艺术的大展览,而其中必不可少者,便是名目繁多的舞队,尤以南宋为盛。随着商业经济的发展以及平民地位的提高,民间各种民俗活动十分兴盛,社火便是其中繁盛的一种。民间迎神赛会的社火活动是由古代祭祀社神的仪式发展而来,以酬报神灵庇佑人间的五谷丰登。宋代以立春后第五个戊日为春社,立秋后第五个戊戌日为秋社,城乡在这种日子里要举行祭祀和集体游艺的社火活动,称“春祈秋赛”。社火这种形式又进入到元宵、重午、重九等节日活动中。又扩而大之,则一切神抵生日、民间祭祀,皆可以办社火。

南宋时期的社火舞队的名目如此繁多,但文献中的相关记载很少,很多舞队名目我们无从得知。笔者推测,南宋民间社火中有一支“六丁六甲”舞队,由十二位手持兵器的白衣女子组成,而这种阵容来自于南宋宫廷傩仪中女童扮演的“六丁六甲”舞队。

“十二寡妇征西”故事来自于明代社火中的某种舞队,该舞队由十二位手持武器的白衣女子组成。白衣女子对应“寡妇”,手持武器对应“征西”,所以该种舞队被民间艺人编入“杨家将”故事,遂成“十二寡妇征西”的传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