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“刘老庄连”:光荣与传奇

发布日期:2022-01-05 22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解放战争中,“刘老庄连”从白山黑水打到天涯海角,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赫赫战功,曾获得“胜利南下”锦旗一面,记大功一次;1950年,在解放海南岛的战斗中,“刘老庄连”创造了木船打军舰的奇迹,被传为佳话;新世纪以来,从长江大堤到汶川震区,从胶东湾口到东南沿海,从中原腹地到维和战场,从抗战烽火中崛起的“刘老庄连”官兵,正以崭新的姿态大步走来。

  在刘老庄战斗中,新四军指战员表现出的英勇顽强和不怕牺牲,沉重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。此后,伪“淮海省”省长郝鹏举为向他的日本主子表“忠心”,针对这场战斗,特意“献计”日本军方:“与共军作战不能四面合围,因共军意志顽强,必遭猛烈反抗,围攻者必遭重大伤亡而得不偿失。”

  在《八路军新四军的英雄主义》一文中,八路军总司令朱德指出:“我们部队仍然创造了许多史无前例的英雄业绩,涌现出许多出类拔萃的新的英雄们……如著名的平型关大捷、阳明堡火烧敌机,使敌人胆寒的百团大战、狼牙山五勇士的壮烈跳崖……全连82人全部壮烈殉国的淮北刘老庄战斗……无一不是我军指战员的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。”

  把刘老庄战斗与林彪指挥的平型关大捷、彭德怀指挥的百团大战相提并论,足见朱老总对82壮士的敬重。

  作为新四军代军长,陈毅更是与有荣焉,他盛赞:82壮士浴血刘老庄,是“惊天地而泣鬼神的壮举!”在《新四军在华中》一文中,他写道:“伪方传出消息,敌军对于我军壮烈殉国之牺牲精神,深致敬佩。……烈士们殉国牺牲之忠勇精神,固可以垂式范而励来兹。”

  而刘老庄这个苏北地区的普通村庄,因为这次战斗,从此与英勇的4连联系在一起,当地人民坚持通过各种方式来纪念这些革命烈士。刘老庄战斗一结束,老百姓就为烈士们堆起一座3丈高的土墓。

  抗战胜利后,当地人民又用砖石建起了“八十二烈士陵园”,牌楼式的大门两旁,刻有李一氓题赠的挽联:“由陕西,到苏北,敌后英名传八路;从拂晓,达黄昏,全连苦战殉刘庄。”内战爆发后,陵园于1946年被军队炸毁。

  1955年,当地重新修建82烈士墓和陵园,原新四军第三师副师长张爱萍在新墓碑上题词:八二烈士,抗敌三千,以少胜多,美名万古传。原新四军第三师师长黄克诚也题词:英勇战斗,壮烈牺牲,军人模范,民族光荣。1958年3月,在纪念烈士牺牲15周年时栽下82棵青松,如今已是枝干粗壮,苍翠挺拔。1996年,82壮士中的团长胡炳云将军在北京逝世,按其遗愿安葬于“八十二烈士陵园”,长陪当年的部下。2000年,当地建成82烈士纪念馆,10年后进行了改扩建,并于2013年3月18日刘老庄战斗70周年纪念日之际,重新对外开放。2014年9月1日,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前夕,经党中央、国务院批准,国家民政部公布了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,“刘老庄连”82烈士集体入选。

  殊为遗憾的是,当年由于战争的原因,“刘老庄连”82烈士中只有17位留下了姓名,他们是:白思才(连长)、李云鹏(指导员)、石学富(副连长)、尉庆忠(排长)、蒋元连(排长)、刘登甫(排长)、王世祥(排长)、李道合(排长)、马汉良(排长)、刘忠胜(班长)、王洪远(班长)、王中良(班长)、罗桥(文书)、孙尊明(文化教员)、杨林彪(卫生员)、王步珠(战士)、田执信(战士)。也就是说,烈士中尚有65位是无名英雄,他们是谁?家乡在哪里?曾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?几十年来,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许多人特别是淮安人民的心头。

  2011年春,解放军总政治部和国家民政部在全国推进集中安葬散葬烈士的“慰烈工程”(亦称“请烈士回家”)。作为刘老庄战斗发生地的党报,《淮安日报》于2011年3月启动了“只为烈士不再无名———寻找‘刘老庄连’无名烈士”大型新闻采访活动。

  从3月至11月,寻访组沿着“刘老庄连”当年行军战斗的路线余公里,走访北京、山东、河南、安徽及江苏省内南京、徐州、盐城、宿迁等地,问询4省(市)9个地市新四军老战士以及党史、军史、地方志专家,还有烈士亲属和高龄见证者330多人次。同时,他们大量查找各地革命烈士英名录、党史、县志,反复到国家档案馆、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、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、南京军区档案馆等处,查阅大量的档案资料,寻找到了40多条有关“刘老庄连”烈士的线索。随后,他们邀请党史、军史专家反复研究辨析,最终确定了其中9位是“刘老庄连”82烈士成员,他们的英名是:宋迎春、刘守业、蒯德山、袁培臣、张立伦、胡志法、靳宪珠、翁兆法、任国监。

  2011年12月23日,南京军区、江苏省军区和淮安市委、市政府,在淮安刘老庄82烈士陵园,隆重举行了“只为烈士不再无名———新四军‘刘老庄连’‘慰烈工程’”推进仪式,为新寻访到的宋迎春等9名烈士姓名揭幕,让他们的事迹光照千秋。

  当蒯德山烈士的后人向新闻采访活动组织者表示感谢时,他们由衷地说:“这是人民的呼声:只为烈士不再无名!”

 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、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未经协议授权,不得使用或转载